蟪蛄🐦

2020,想给你写诗

【春单箭头美沙】朗朗晴天/ハレハレヤ

cp:春➡️美沙

千字小短篇,一发完

春第一视角

ooc预警

「僕はこっそり君の事が好きかも、それだけで♪」

我坐在医院走廊的冰冷长凳上,消毒水刺鼻的气味让我混乱不堪,眼前青青白白的交错着,像放映电影一样闪过一些画面:蒸腾的热气,无声哭泣的鲜血,苍白孱弱的少女,和被痛楚撕扯的声带。

“手术中”的标志由亮转暗,随“咔哒”一声轻响,主刀医生出来了。我连忙迎上去,艰难地开口问道:“医生…”但是喉咙像烧干了一样,无法再吐出一个字。恐惧不受控制地随血液流向四肢百骸,把最后一丝气力也蚕食殆尽。医生凝眉看着我,我心想,大不了陪他们一块儿去了,三个人作伴还能来盘斗地主。脑中不自觉出现了画面,在这种...

2019-07-10

【巍澜流浪地球AU】Unkown

一发完

ooc预警

脑洞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。


   “我们打个赌吧。”

   “赌什么?”

   “赌无论过了多久,无论去到哪里,我们终究还会再见的…”

   ……

   公元2124年,距离流浪地球计划启动已经过去将近一个世纪。

   补给站里停着几排运载车。虽正值中国春节贺岁,却见不到什么喜庆的颜色,一眼望去灰蒙蒙的一片,几乎要融在黯淡的风雪中。在这个时代,春节已经没多大意义了。

   男人着深红色防护服坐在驾驶位上,启动发动机。橙黄的车灯只堪堪照亮前方十几米,光束淡没在远方要吃人似的灰雾中。

   “高级驾驶员 沈巍,”车里响起温柔的女声,“北京第三交...

2019-03-25

【巍澜】论沈巍会不会说骚/话

混更超短篇,超甜,有点沙雕

希望没有ooc

私设如山,保留了赵云澜特调处处长一职,沈巍设定专职配音演员

总之开心最重要👌


     沈巍很正经,真的。衬衫扣子永远一丝不苟地别到最上一颗,整个一大道圣贤教化出的正人君子。

   于是可想而知,他也不会聊骚。

   即便是情欲悱恻之时,他也只会伏在赵云澜耳边,用温柔缱绻的嗓音,在肉体的碰撞声中一遍遍唤着他千思万念的名字。

   可赵云澜不满足。他天天嘴上跑火车,俩小时能奔毛里求斯,真是小猫爪子挠心似的想听沈巍说点黄色废料。

   所以在那个晚上,当沈巍一如既往抚上赵云澜脊背想讨一个肌肤相亲的吻时,后者出乎意料地挣出他...

2019-03-24

(白宇单箭头rps)胆小鬼(超短小

白宇➡️朱一龙(rps

弥补一下春晚的遗憾


弱虫

寒风扬起片片雪花直往屋里钻,他拢了拢羽绒服,这是他第一次在长春过除夕。

“白宇,准备化妆了!”

“来了!”

他回忆着刚才电视里那个灿若星辰的身影,顿了顿,终是删去了对话框里的话。

“龙哥表现不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一片空白。


隔着天线,千万粉丝的呼声似乎都传到了他耳朵里。乱雪满身,在灯光照耀下宛若众星拱月,他爽朗地笑着,清辉自他肩膀滑下,落入每个人眼底。

你也在看吧。他想。


秒针滴滴答答走个不停,主持人已经开始倒数:“五—四—三—二—一—过年好!”

手机叮当响了起来,他内心隐隐约约有些...

2019-02-05

【巍澜】居年大吉(复健小短?篇)

主巍澜/副楚郭

时间线是番外之后

ooc预警

复健

大概就是巍澜年三十的快落日常,甜就完事儿了👌(高亮

希望阅读愉快w


  大庆醒来的时候,街灯还在黎明中明灭。

  他耸耸鼻子,屋里这什么味?香味臭味混合在一起,难以名状。他晃晃脑袋,脖子上的小铃铛叮叮当响起来,下一秒又戛然而止—是赵云澜。

  “嘘—好歹活了几千年,一点眼力见都没有。”他朝床上的沈巍努努嘴,“你娘睡觉呢,扰人清梦。”

  “……”大庆一脸黑线:为什么除夕我还要吃狗粮啊喵!以及沈巍是我妈那你是我爸吗???

  大庆从赵云澜臂弯里铮出来,扒上他的胸口,压低声音:“老子要压岁钱!小—鱼—干—”“急什么,...

2019-02-04

© èŸªè›„🐦 | Powered by LOFTER